設為首頁        加入收藏
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廉政教育 > 廉潔走廊 >

【監察御史故事】于成龍

時間:2019-06-05 信息來源:晉中市紀委監委 [字體:超大 ]


 

于成龍

  于成龍(1617—1684),字北溟,號于山,山西永寧州(今山西省呂梁市方山縣)人。歷任羅城縣知縣,四川合州知州,湖廣黃州府的同知和知府,代理武昌知府,福建按察使,布政使、巡撫和總督、加兵部尚書,江南、江西總督等職。于成龍為官期間,以整頓吏治、廉潔刻苦而著稱,深得百姓愛戴,被康熙皇帝稱為“天下廉吏第一”。

  于成龍的科舉經歷較為坎坷,但仕途發展較快。他44歲才步入仕途,接受清廷委任,到遙遠的邊荒之地廣西羅城為縣令。在羅城,他采取“治亂世,用重典”的方法,在羅城為官三年之間,就使羅城擺脫混亂,得到治理,出現了百姓安居樂業的新氣象。他的突出治行受到兩廣布政使金光祖的重視,康熙六年(1667),于成龍被兩廣總督金光祖舉薦為廣西省唯一“卓異”,并升任四川合州(今重慶合川區)知州。由于政績顯著,康熙八年(1669),于成龍被擢升為湖廣黃州府同知,后升任黃州知府,在當地的平亂中立下了功勞。康熙十八年(1679)年夏,于成龍在按察使任上第三次舉“卓異”后升任省布政使。康熙十九年春,康熙帝“特簡”于成龍為畿輔直隸巡撫,翌年春,又召見于成龍于紫禁城,當面褒贊他為“今時清官第一”,并“制詩一章”表賜白銀、御馬以“嘉其廉能”。未逾兩年,又出任為總制兩江總督。

  雖然屢次得到升遷、重用,但于成龍始終清醒地看待官場,從不與官場的歪風邪氣同流合污。他多次提出一些富有創建的吏治之策,并親身實踐,為監察百官、整肅政風起到了重要的帶動作用。

  于成龍認為:“國家之安危由于人心之得失,而人心之得失在于用人行政,識其順逆之情”,“以一夫不獲曰予之喜,以一吏不法曰予之咎,為保郅致政之本。”在黃州時,他衣內的布袋便利了治盜。升巡撫后仆人請去掉,他笑道:“此袋昔貯盜,今以貯奸貪不省之官吏,未可去也!”他新任直隸,即發出清查庸劣官員的檄文,責令各屬將“不肖貪酷官員”“昏庸衰志等輩”等“速行揭報,以憑正章參處”。針對各屬賄賂公行,請客送禮之風,他從利用中秋節向他送禮的官員開刀,懲一儆百。他赴任江南,入境即“微行”訪于民間,面對“州縣各官病民積弊皆然而江南尤甚”的狀況,不禁嘆曰:“噫!吏治敗壞如倒狂瀾,何止時乎?”很快頒布了《興利除弊約》,其中開列了災耗、私派、賄賂、衙蠹,旗人放債等15款積弊,責令所“自今伊始”,將所開“積弊盡行痛革”。與此同時,他根據自己的體會,又制訂了以“勤撫恤、慎刑法,絕賄賂,杜私派,嚴征收,崇節儉”為內容的《新民官自省六戒》作為地方官的行為準則。方法上,他舉優劾貪,寬嚴并濟,時人說凡他所到之處,“官吏望風改操”。康熙帝也稱其“寬嚴并濟,人所難學”。

  對廉潔有為的人才,于成龍反對論資排輩,他對清廷死板的任官“考成”制提出異議,認為不利于吏治建設,造成“問其官則席不暇暖,問其職則整頓無心,勢彼然也,”常常使“遠大之辭,困于百里,深為可惜!”為此,他屢上疏推薦人材。如直隸通州知府于成龍(史稱“小于成龍”)、江蘇布政使丁思孔等都是較有作為的清廉官吏,由于他的舉薦而受到康熙帝的重用。

  于成龍晚年,官階越升越高,但他的生活卻更加節儉了。為扼止統治階級的奢侈腐化,他帶頭實踐“為民上者,務須躬先儉仆”。去直隸,他“屑糠雜米為粥,與同仆共吃”,在江南是“日食粗糲一盂,粥糜一匙,侑以青菜,終年不知肉味。”江南民因而親切地稱他作“于青菜”。總督衙門的官吏在嚴格的約束下,“無從得蔬茗,則日采衙后槐葉啖之,樹為之禿。”他天南地北,宦海20余年,只身天涯,不帶家眷,只一個結發妻闊別20年后才得一見。其清操苦節享譽當時。

  康熙二十三年(1684)農歷四月十八日,于成龍逝世,終年六十八歲。于成龍去世時木箱中只有一套官服,別無余物。當時,南京男女老幼,商販僧侶皆痛哭流涕,康熙帝破例親為他撰寫碑文,對他廉潔刻苦一生予以表彰。

上一篇:上一篇:【監察御史故事】楊繼盛

下一篇:下一篇:【御史故事】陳廷敬


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晉ICP備07500251號
版權所有:中共晉中市紀律檢查委員會、晉中市監察委員會    電子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辛运28预测神网